1

替代性法律服務提供商(Alternative Legal Service Providers,簡稱ASLP)是指除傳統律師事務所以外,提供法律服務的新型企業。這些企業一般不采用合夥人制度,管理人員也無需律師擔任,相較于傳統律師事務所,他們的公司形態較爲靈活,並且可以與傳統律所的非經驗性的業務相競爭。

目前有近千個大大小小的替代性法律服務提供者在法律服務市場與傳統律師事務所競爭。主要可以分爲以下幾類:第一,占據ALSP市場份額的巨頭:四大會計事務所的法律部門,它們本身具有良好的信譽,在非訴業務領域也有與各大企業及律所有長期合作的經驗,因此能與律所形成直接競爭關系;第二,Legal Zoom, Elevate等規模增長非常快的新型企業;第三,其他通過應用程序、雲服務等爲消費者和小企業提供法律服務的中小型企業,他們的業務範圍主要涵蓋了律師事務所不能提供的業務,或者不能以消費者期望的方式提供的服務。

2

英國評級機構Acritas對來自51個國家1169名受訪者進行了電話采訪,分析數據並編制了2019年全球ALSP品牌指數。這些受訪者全部在全球年收入10億美元或以上的企業中負責法律服務的采購。在這次采訪中,這1000多名公司內部的高級法律顧問被問及一系列有關傳統律所和ALSP競爭對手的問題,包括哪些律師事務所最受青睐,最具有創新型。

根據Acritas的調查,湯森路透(Thomson Reuters)再次成爲法律行業最具創新力的提供商,但EY品牌在法律領域的影響力不斷上升,將這家技術提供商推到了第一位。相比之前四大與湯森路透牢牢占據前五的局面,Axoim今年排名上升,與德勤的法律部門以58分的評分並列第五。

3

湯森路透(Thomson Reuters)2019年初報告稱,律師服務提供商構成了107億美元的法律服務市場,與兩年前相比,年複合增長率接近13%。ALSP市場預計在未來幾年將增長25%,顯著高于傳統法律服務市場。

一般說來,替代性法律服務提供者主要分爲兩類,一類是跨界提供法律服務的傳統企業,以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及一些投行機構爲代表。由于他們的業務與律師提供的法律服務有所重合,所以他們會通過人力的調整、內部資源的重新整合,利用自己的優勢提供一些傳統意義上由律所包攬的法律服務——主要是非訴訟業務。第二類是科技類的法律服務公司,這類企業利用自身的科技創新技術,爲企業法務部門及律所解決問題,利用人工智能、機器學習等技術提高法律服務的工作效率,並且降低成本。

相比于四大法律部門已經相對成熟的業務體系,這些以科技立足的新型ALSP似乎更加值得關注,在ALSP榜單中的Axiom, LOD和Elevate都屬于這類新型的ALSP企業。Axiom作爲其中的佼佼者,在今年上升勢頭迅猛,似乎預示著這類新型企業正在ALSP市場上正在逐漸崛起。

4

于2000年成立的Axiom被稱爲“雲上律所”,是專注于法律人力資源整合的全球領導者,正在顛覆法律團隊和律師的工作方式。Axiom可以基于客戶的需求,在13000+的律師資源中選擇最適合執行此工作的律師,在雲端完成各項工作。與傳統律所相比,線上的運營方式節約了大量的租金、水電以及人力成本,用最少量的資金、時間成本爲企業完成必要的法律工作。目前,Axiom已經與超過半數的財富100強企業合作,在北美、英國、中歐以及亞太地區運營,每年的收入已經超過3億美元。

5

Axiom早在2000年便獲得了第一輪外部融資,籌集了540萬美元,並在2003年扭虧爲盈。該公司隨後進行了三輪融資。這些投資推動了公司的擴張,吸引了人才,並使Axiom得以發展其獨特的技術和強大的高級管理團隊。今年九月,Axiom宣布其接受了私人投資公司Permira Funds的投資,並認爲這是比IPO更好的促進公司業務增長的選擇。

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大型企業客戶更加嚴格的控制其在法律工作中投入的成本,它們現在更傾向于使用替代性法律服務提供商提供的産品以取代聘用外部律師,以節約法務成本,達到收益最大化。正是節約成本的剛需催生了ALSP,業績璀璨的Axiom不過是海量ALSP中的一員。

對于傳統律所來說,替代性法律服務提供者的産品則是一把“雙刃劍”。一方面,ALSP市場的壯大會將沖擊一大部分位于金字塔底端的小型律所,將迫使它們向更高效率、低成本的律所轉變;而另一方面,對于更有競爭力的大型律所來說,盡管ALSP會對其已有的業務形成威脅,但是采用替代性法律服務的産品也能幫助他們節約成本,優化流程,拓展和補充其傳統的、暫時不會被替代性法律服務提供商取代的業務。從數據中我們也可以看到,目前相比于企業,律所使用ALSPs降低成本其實更爲普遍。例如電子檢索、文件審查以及訴訟材料支持等業務已經被傳統律所普遍使用。

6

話說回來,類似Axiom等作爲替代性法律服務提供者的新型企業,在建立之初就被挂上了“Alternative”的標簽。在英文中,Alternative有非傳統的、另類的含義,在這樣一個科技化、高效率、低成本的時代,到底什麽樣的法律服務才是“另類“的?是尊重經驗、重視人力資源投資、注重風險控制的傳統法律服務,還是管理扁平、效率爲先、重視批量化輸出的替代性法律服務呢?

關于理脈
郵箱:support@legalminer.com
地址: 北京市朝陽區東三環中路1號環球金融中心東塔2層201,100020
© 2016-2019 理脈 Legal Miner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0411號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