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語:

9月5日,法律業務平台提供商Clio宣布獲得了2.5億美元的D輪融資;這同時也是加拿大法律科技圈有史以來收到的最大數額的單筆融資。

今年年初以來,多家法律科技公司均宣布了獲得了新的外部投資:數據分析提供商Ayfie籌集了1000萬美元,Elevation Services宣布了2500萬美元的投資額,Litify公司更是獲得了高達5000萬美元的風投。

由于投融資、兼並等資本動作不斷出現,法律科技領域似乎前景一片大好。在法律科技和律師事務所創新領域經曆了一段狂熱的變革時期之後,這個市場中此時此刻的所有動向,都離不開以下四個主題:整合與平台化、法律科技公司數量的增長、孵化器和加速器的成長以及律所作爲法律科技技術研發者的參與。

 

1. 整合與平台化:法律科技公司的發展趨勢

2017年5月,當法律人工智能先驅RAVN被賣給iManage時,業內人士就法律科技市場是否已經進入了企業整合階段這個話題,展開了廣泛的討論。

但在那時,真實的情況恰好與業界的討論相反:當時的市場正經曆著一場嶄新的法律科技公司的創業浪潮,數量龐大的初創公司紛紛湧現,打破了傳統法律行業的界限。在某些情況下,法律技術市場這一全新垂直領域正在形成,而在這個領域,市場整合還並未發生。

如今,2019年年中仍有一批新公司上市,盡管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優勢,但它們往往與之前的公司非常相似,市場並不像2016年或2017年那樣,不斷地出現全新的産品類別,並引起市場的巨大改變。這或許本身就是一個成熟市場的症狀。

還應該值得注意的是,盡管新出現法律科技類別減少了,但是整個市場的總規模並沒有因爲新産品類型的數量縮減而降低增速。法律科技仍然是一個龐大的市場,並且仍然保持持續增長的姿態。   尤其是自2018年下半年以來,法律技術並購交易的節奏一直在穩步加快。  

在去年的分析文章中,AL提出了如下觀點:

“我們肯定,萊弗頓(LEVERTON)將被(市場)視爲並購的重要目標之一。萊弗頓最初是一家總部位于德國的法律人工智能和房屋交易平台的公司。目前,他們已經成立了一段時間,並且擁有了一個新的管理團隊。——艾爾(2018年12月)

 

事實證明,這是一個相當准確的預測。八個月後,萊弗頓被MRI軟件收購。

 

2018年12月,智能合同審核提供商eBrevia將公司出售給美國企業集團Donnelley Financial。 湯森路透(Thomson Reuters)的bag HighQ上市,也引發了一場競購戰。

 

風險管理軟件公司Litera在投資基金的支持下購買了Workshare——其策略是利用投資者的現金打造一個大平台。

 

著名的英國西盟斯律師事務所(Simmons & Simmons)在7月份收購了法律工程公司Wavelength law——盡管其規模很小,而且處在一個平行的細分市場。

 

Elevate也在新型律所和法律科技領域掀起了一股收購熱潮,在2018年11月,這家公司收購了法律人工智能公司LexPredict,並且在世界各地擴張其他業務。

 

因此,我們不得不這麽說:不管我們喜歡與否,不管對于終端用戶的利弊如何,法律科技領域的市場整合正在發生。然而,這並不是蘋果與微軟那種巨頭式的合並,相對而言,這仍是一個多樣化和分散的市場,擁有大量活躍元素。

 

但是,這一切意味著什麽呢? AL提供了以下觀點:

  • 法律科技市場上還有數百家公司,怎麽可能做到市場整合呢?(consolidation:數家小規模的公司被僅有的幾家巨頭公司收購)即使能做到市場整合,又會有什麽影響呢?在這個問題中,核心話題是哪些公司正在走到一起。如果兩家鮮爲人知、客戶更少的小型初創企業走到一起,盡管這樣的組合可能會令人興奮,但它可能不會影響市場。當一家全球性的法律出版商/科技公司收購一家與數十家大型律師事務所合作、聲譽良好的大中型公司時,這確實很重要。當唐納利金融(Donnelley Financial)或MRI等全球性企業收購合法的人工智能公司時,他們便能大幅擴大潛在客戶的範圍。
 
  • 從表面上看,它們主要是成功的公司,建立了一個品牌,擁有一批追隨者,它們不是“廉價銷售”。例如,湯森路透(Thomson Reuters)就沒有“拯救”HighQ。它只是真的想把它添加到它已經相當可觀的産品中。同樣,如果HighQ願意,它也可以在未來許多年保持現狀。因此,這些都是“戰略性銷售”,並購是由互利的商業願景驅動的。
 
  • 並不是所有的市場整合都必須與並購有關。合並成一個單一的經濟和法律實體是一種簡潔而有效的做事方式。但是,平台化是市場上的一股力量,它讓企業在沒有合並的情況下就能和睦相處。在某些情況下,這涉及到一方對另一方的投資,有時只是密切合作,有時兩者兼而有之。最近的例子包括:Seal Software和DocuSign, Clause和DocuSign,都是投資和合作的例子,LexisNexis和Axiom的副産品Knowable是非常緊密的合作的例子,爲雙方都産生了可觀的經濟效益。
 
  • 更普遍的情況是,我們看到每家公司都在尋找與其他公司對接的方法,以便讓客戶更容易地使用它,因此我們看到了NetDocuments和legal AI公司等公司之間的合並。這都是爲用戶提供更“一站式”體驗的一部分。簡而言之,你可能擁有偉大的技術,但是能夠帶來什麽樣的用戶體驗已經變得越來越重要。
 
  • 産生目前現狀的原因是:創建最大的一站式服務是有利可圖的,這些産品和服務可以被組合起來,以滿足律師事務所和企業目前快速增長的技術和數據需求。過去幾年,法律科技市場曾相對平靜,但現在卻出現了如此多的動蕩,這表明,買家花了一段時間才明確了自己的戰略目標,並完全理解了客戶的需求。現在,情報已被收集、分析,新的增長計劃也已就位,資金已被預留用于購買,市場中“現在就是那一刻”的感覺已根深蒂固。有時候這些東西會自我延續。一筆並購交易引發了競爭對手的類似行爲。被以數百萬美元收購的一個目標的競爭對手決定,它現在也想接受收購。
 
  • 最後一點,這次市場整合的趨勢會把所有知名公司都吞並成一個或兩個巨頭嗎?並不會!(不會比湯森路透和LexisNexis現如今的情況更加誇張)如果我們統計買家的範圍,可以看到這並不是由一兩家公司主導的。此次整合導致科技品牌被各種各樣的公司收購,其中一些公司可能在未來的某一天會去挑戰湯森路透和LexisNexis,或挑戰它們的主要業務。
 

2. 法律科技公司的數量繼續增長

 

雖然這看起來可能有些矛盾:但盡管我們進行了整合,但這並不意味著新公司不會源源不斷地湧現,並將現有公司擠出市場。這是因爲他們會將別人已經做過的事做得更好。

 

它們可能更快、使用更加便捷、價格更合理、服務更好。

 

特別是當市場擴大到大型商業律師事務所之外時,價格可能會成爲一個更重要的因素。例如,使用NLP/ML的文檔審查花費高達數千美金。這個市場價格真的合理嗎?誰來制定的這些價格?這些工具又是否有一個透明的市場呢?抑或是數十年來律師事務所之間時而不對稱的買賣關系的重演?

 

顯然,一個初創企業可能不太可能淘汰一個大品牌,但一群初創公司肯定可以緩慢蠶食他們,並積極創造新的需求。況且,確實有比現在更好的模式去做生意。此外,市場整合實際上可能使這些方面變得更糟,尤其是在價格方面。所以,套用比爾克林頓的話說:對于任何希望在市場上大受歡迎的初創企業來說,整個市場的經濟模式是一個決定性因素。

 

此外,相對而言,成立一家合法的科技公司的准入門檻較低——它能否成功是另一回事,但起步並不是一個障礙想象一下,一家新汽車公司需要數億美元才能讓其産品進入測試階段。但一個科技初創公司只需要一個由三四個人組成的團隊和一小部分啓動資金便可以成立(這個市場中也並不缺少天使投資人和種子基金)。

 

所以,AL可以肯定的是,一些令人興奮的新公司會在2029年上市,就像今天一樣多,盡管我們可以肯定的是,整合的情況將會比現在多得多。

 

如果你認爲遊戲結束了,那你就錯了。

 

即使我們已經看到了所有的交易,所有的公司現在都占據了成熟的産品類別,對于一個創業公司來說,它總是處于早期階段。就像一個剛入學的孩子,他們不在乎之前發生了什麽,對他們來說,這是一個充滿可能性的全新世界。

 

以Lexion爲例。你相信這家由美國Wilson Sonsini律師事務所等人資助的新法律人工智能公司不認爲世界是它的地盤嗎?今天和其他任何一天一樣,都是接管世界的好時機嗎?

 

這就是AL一直以來對初創公司的喜愛之處,這種精神告訴我們:“我不在乎之前發生了什麽。我要在這個世界上開辟自己的位置,做出改變。”

 

此外,尤其是在科技領域,在競爭中生存下來的公司往往會學會自我改造。以蘋果爲例,它從生産計算機硬件和一些軟件,發展到數字音樂平台和音頻播放器,再到手機和應用程序商店,現在正進軍電視和金融服務領域。也許他們並不會知道自動駕駛汽車,但是不管怎樣,他們並沒有停滯不前。

 

簡而言之:整合是真實存在的,産品類別的創造已經放緩,但這並不排除新的挑戰者不斷湧現,也不排除那些已經存在的公司開發新的産品。

 

3. 孵化器和加速器的成長

 

以前,倫敦只有兩家著名的法律技術孵化器,其中一家是MDR LAB,它是Mishcon de Reya首席技術官尼克•韋斯特(Nick West)的創意。該公司成立于2017年,並因其創造了一種雙贏局面而贏得贊譽。在這種雙贏局面下,公司的初創企業和律師都獲得了對于法律科技這個全新領域的深刻見解;從長遠來看,雙方都能從中受益。

 

(本文中所指“雙贏”:創業公司想要訪問目標受衆和數據,以幫助改善他們的産品體驗,而孵化器的主人可以獲得行業最前沿的東西,讓員工了解更多關于法律科技,當然也會把內部使用一些技術或維護他們的客戶的利益。)

 

與此同時,全球律師事務所Allen & Overy于2017年4月推出了Fuse,即其“技術創新空間”。Fuse也擁有創造雙贏局面的資本,但其方法略有不同,因爲它接受的公司已經不再是初創公司了。

接著,今年我們看到Slaughter and May和普華永道相繼推出法律科技孵化器或加速器,而這僅僅是在倫敦。

 

放眼全世界,我們可以看到,加州的LexisNexis也有“法律科技增長項目”,美國杜克大學法學院(Duke Law School)也有一個類似的項目;同樣的,奧地利的也有由資深律所合作創建的項目。我們今年也看到了同樣的項目在印度啓動。

湯森路透(Thomson Reuters)也將正在與一些法律科技公司合作,雖然這些是長期項目,而並非固定期限的項目。它在瑞士也有一個創業實驗室,盡管它並不是明確針對法律科技項目而設立的。

 

這一切會對市場産生巨大影響嗎?並不會。這些孵化器的存在是件好事。盡管許多律師事務所和內部法律團隊都與法律技術公司進行試點,但像上述這些真正專注的項目依然有著特別之處。

並不是每一家初創公司都能找到一家律師事務所進行長期試點,也不是每一家律所都做好了准備。因此,孵化器真的可以幫助把匹配的各方聯系在一起。

孵化器是不是太多了?其實並沒有沒有。在很短的時間內,它們已經成爲法律技術生態系統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而且,與上述觀點相關的是,它還有助于培養新的人才和想法,並幫助這種“新鮮血液”進入市場。

也許律師事務所應該考慮爲他們所試驗的所有技術,無論是初創公司還是更成熟的公司,設立年度孵化器模式的項目?所有的律師事務所都傾向于在一年中的某些時候雇傭初級律師,爲什麽不以同樣的方式來處理科技技術試點呢?這樣,他們就可以以一種更結構化的方式關注它,並分配專門的人員每年在固定的時間內管理流程。這些也不需要全部公開。目前,許多公司都是在特別的基礎上進行試點,這對所有公司及律所來說都是一段坎坷的旅程。

4. 律師事務所:不但是律所,更是技術生産商

少數律師事務所一直在自主開發與法律服務相關的軟件,以幫助他們自己和客戶。但是一般來說,這都是小規模的。然而,如今情況正在發生變化,律師事務所將其構建技術應用程序的能力轉化爲競爭優勢的前景非常現實。

Allen & Overy的AOSphere項目于2001年啓動。在某種意義上,它是一個開拓者。AOSphere現在有11種産品以訂閱的方式銷售給客戶。它自己做了大部分的研發工作,但衆所周知,它也與Neota Logic等其他科技公司合作來獲取幫助。該集團表示,目前有450多家客戶使用其一系列的産品,其中一部分産品是幫助金融服務客戶解決跨境合規問題等領域的專家系統。

 

其他律師事務所也在穩步建設自己的項目。應該注意,這些不僅是公司購買某科技公司的技術執照然後倒賣其輸出,這是律師事務所開發的獨特的專利産品,盡管他們可能是在科技公司的軟件的基礎上完成的。

 

一些從事這方面的公司包括英國“Magic Circle”中的富而德律師事務所,年利達律師事務所和高偉紳律師事務所三家。DWF,肯尼迪家族(Kennedys),BLM,裏德史密斯(Reed Smith)和克萊德(Clyde &Co)等律所也都在做著類似的業務。例如,克萊德剛剛建立了一個針對保險行業的參數智能合同系統,現在正在試圖將此軟件推廣到它的從事保險業的客戶中。

 

這一切意味著什麽?

 

這表明律師事務所開始把制造和向客戶銷售自己的技術産品的能力視爲一個重要的優勢,使其與其他競爭者區分開來。本質上這不僅僅是做法律業務,更是軟件産品的設計和開發。律師往往領導産品研發以實現其目標,但在大多數情況下,他們自己並沒有構建這些東西。

 

真正的問題是:這會改變其在市場中的競爭優勢嗎?

 

保險律師事務所集團,現在都在爲客戶構建和提供(或銷售)專門爲幫助這些客戶而設計的技術應用程序,開始投資技術,做開發工作。

顯然他們認爲,提供法律服務外的技術服務不應該成爲一個障礙。正如我們所看到的,事情正在朝著這個方向發展。

 

客戶真的會因爲是否提供具有自主産權的科技産品選擇A公司而不是B公司嗎?可能是吧。當這種情況發生時,律師事務所的戰略討論將與過去有所不同。但是,總的來說這對律師事務所來說絕對是激動人心的時刻。

 

結論

目前,有很多變化正在發生,市場也正在快速發展,法律科技和律師事務所創新的世界從未如此令人感到興奮。2019年才剛剛過去了一半,就已經産生了許多令人著迷的進展。今年余下的時間,我們也在期待著法律科技行業是否會有其他激動人心的時刻。

Written by Richard Tromans, Founder, TROMANS CONSULTING (Strategy and innovation advice for the legal sector)  and Founding Editor of Artificial Lawyer.   URL: www.tromansconsulting.com   Reproduction of this article is by permission of Artificial Lawyer only. Artificial Lawyer Limited retains COPYRIGHT of this and all other versions of the article.    理脈獨家授權翻譯,編譯:脈仔。
關于理脈
郵箱:support@legalminer.com
地址: 北京市朝陽區東三環中路1號環球金融中心東塔2層201,100020
© 2016-2019 理脈 Legal Miner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0411號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42